美高官指责中国隐瞒疫情 外交部:信口雌黄 不值一驳


追捕中,因刘某藏匿的地方地形复杂,山丘纵横,植被茂密,且农村闲置、空置房屋和山洞较多,给刘某躲避以及盗窃生活物资提供了便利。加之刘某对当地山形熟悉,山地、野外活动能力强,且刘某多次入狱,有一定反侦查能力,给抓捕工作带来了极大困难。

但警方并未因此懈怠,在对所有发现的线索进行了综合研判后,警方对刘某可能落脚的地点进行了搜索排查。经过三个多月的不懈努力,3月30日晚11时20分许,警方在盐亭县大兴乡雪垭村发现刘某活动轨迹。追捕过程中,警方鸣枪示警后,刘某仍然拒捕,警方果断开枪将其击伤,成功将刘某抓获,后刘某被送往医院治疗,无生命危险。

事实上,对于无症状感染者处置措施的实施,也早于对它的“传染性”认知。

陆续出现的无症状感染者,一度令公众的情绪再度绷紧:目前无症状感染者到底有多少?传染风险多大?无症状感染者数据能否公布?

3月29日,河南省卫健委通报了一例本地新增病例。该患者为漯河市的王某某,3月28日20:20确诊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经流调发现,王某某与无症状感染者有接触史。此前数日,山东德州、贵州贵阳、四川绵阳等地接连报告境外输入的无症状感染者,浙江嘉兴还出现了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关联本地确诊病例的情形。

现在公布的意义在于,一是防止地方出于不愿意打破病例‘零增长’的考虑,有意将本该确诊的病人报成无症状阳性检测者;二是有利于社会对疾病风险建立真实的感知。

外界对于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的关注近期陡然升温,实际上,这股疫情潜流并非失控,相关处置措施一直视同确诊病例。更值得的关注是,无症状感染者的数据有望全盘公开,公众疑惑有望一一解答。

“要高度重视防治无症状感染者。”李克强总理3月26日主持召开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时强调。

“没有将无症状感染者列入确诊病例,不意味着我们对它放松警惕。实践表明已有防控措施的有效,下一步应对无症状感染者,也要相信整体防治效果。”曾光表示。

“每种传染病都有国标,确诊病例都按照国标来处理。国标的存在就是为了不出现不同的解释。但新冠肺炎的诊疗方案是与时俱进的方案,会不断调整。虽然无症状感染者不在确诊病例里面,但并不是不管不问,而是同样需要隔离处置,以及追踪调查,与确诊病例的处置方法一样。不存在刻意隐瞒,中国的防控策略是针对确诊病例、无症状感染者以及病毒。”曾光说。